藉舟既白

温既白,可以称呼既白。
头像来自可爱依杨的可爱生贺。
已开学,长期失联中,偶尔诈尸。
更多详细内容可见置顶,一切转载搬运行为须征求本人同意授权,并注明原作。
一切侵权行为追责到底,以正视听。
总之,很开心遇见你。

【木恩】岂曰无衣

「它本来是名朋作为一个木恩写给一个高英杰的戏。」


  又是一组训练结束,英杰没有退卡下线,而是操纵着我在空无一人的地图乱飞——我几乎可以从他杂乱无章的飞行轨迹中读出他的沮丧不安。

  眼下难以逾越的新秀墙和小少年过分远大的未来,未能得到自己信任的实力和前辈全力倾注的心血,摆在谁的身上都不会被轻拿轻放。

  不是不明白,不是不理解,正因为了然于心,所以越发惶恐。

  我清晰地听到从我的口中发出了一声叹息,事实上那是他的声音。我落回地面,仿佛能设想出他现在的样子:一手托腮,另一只手按在键盘上随意操作,屏幕上的身影或许是我,可他眼中的那个魔道学者,崇敬的、将要接过的、甚至必须打倒的——分明是队长的王不留行啊。

  我决心尝试和他交流,哪怕是一点积极的信号我也想传达给他。郑重地跨上晨露默默念动咒语起飞,披风在荣耀大陆的夜风下猎猎摆动。大陆的夜星辉晴朗,夜色清澈得像绕指百转的湖水。我掠过挂着月牙儿的尖树尖梢在空中悬停了一会,仰头看向天边缓缓流淌的星河,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英杰,这是我们的星星,你看到了吗?”

  我听到他见我擅自动作的惊呼,也听到他不自觉的小声赞叹。自从我们相遇以来,我一直这样谛听着他的声音,描摹他的样子,与他并肩作战。

  “我的主,放下你心中所有的顾虑和迷茫吧,你可是微草的未来呀。”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催动晨露飞出灵动交织的弧线,抓住一瞬而过的时机数张星星牌出手。年轻的浅黄色星光龙蛇般游走,描摹从未有人见过的未来图景。

  伸出空出来的一只手,想象着和他击了个掌,向那片星空飞去。

评论 ( 5 )
热度 ( 13 )

© 藉舟既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