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舟既白

温既白,可以称呼既白。
头像是依杨画的无需记忆pa树状细胞。
已开学,长期失联中,偶尔诈尸。
更多详细内容可见置顶,一切转载搬运行为须征求本人同意授权,并注明原作。
一切侵权行为追责到底,以正视听。
总之,很开心遇见你。

【喻黄】遗憾

「有任何不合理的地方恳请斧正。」
「祝少天生快并参加活动#从烟火到银河的告白 。还有来不及写了的篇章,才是真正的遗憾。」

  黄少天收到了一箱果汁。

  说起来也不奇怪,这是他代言的东西,生产商会送过来一箱子很正常。所以黄少天轻车熟路地把快递盒大卸八块,掏出一瓶来打算灌一口平息一下因为天热而躁动的心情。

  黄少天呆滞地用力闭了闭眼又再睁开:“还有这种操作?”

  他正站在他们堂堂的蓝雨食堂里,可事情的关键在于夏休期已经来了很久了,他早就从宿舍搬回了自己家里。

  难道是自己突然修得了隔壁他王的什么神仙妙法?黄少天甩甩头把突然冒出来的大小眼甩出去,然后再普通不过地向着他队长坐的那桌走过去,他知道如果自己来迟了,喻文州一般会帮他把饭给提前打好。

  喻文州像往常一样坐在那里,旁边端端正正摆着他多打的那份饭。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觉得他好像有点儿过于严肃,微微皱着眉头。于是他从背后拍了一把喻文州的肩头:“队长队长!你果然又帮我带饭了真是宇宙第一好队长诶嘿嘿!”喻文州的反应似乎也有一点不对劲,慌忙别过头来打了个招呼就又急急地低下头去往嘴里送饭,难得的有一点无所适从。

  黄少天想了想,这个喻文州的确不像是现在举重若轻的喻文州,眉眼间的神色也更偏向是几年前的他,但他除了默默扒饭真的想不到什么别的动作,难道他还能问这个喻文州他多大吗!

  他们默默无言地吃了一半。“少天……我要向你道歉。”听到这话黄少天实打实地懵了,从他的视角偏头看去看不到这个喻文州的脸,倒是能看着少年突出的喉结微微地颤抖,“之前我们讨论的战术,是我没估计到我手速的问题。”

  “如果把这种情况放在团战中,治疗和我哪怕其中一个陷入集火,其他的输出就会被很大程度上牵制,十分不利。所以相形之下,你的方案或许对我们更实用一些,至少,你对我的手速认识非常清楚,而我……有时候会逃避这个事实。”喻文州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碗里的饭,没头没尾地又来了一句,“要是我没那么手残就好了。”

  黄少天想笑,想了想又觉得现在的喻文州可能更需要安慰:“啊不不不没关系的,你完全没必要向我道歉。我们是一个组合,本来就应该互相包容,指出对方的不足再共同进步是不是。我们不是要创造蓝雨的辉煌嘛!”

  他说着,向喻文州伸出手,喻文州就很默契地和他轻轻他击了个掌:“好了吃饭吧,白斩鸡要凉了。”

  回过神来还是站在自己的房间,黄少天和这瓶被吨吨吨了的果汁大眼瞪小眼。他翻来覆去查看瓶身的信息,终于发现了不对的地方——生产日期太早了,早在他们出道没多久的时候。但与之相符合的是,保质期倒是非常长,长到在今天喝也不会拉肚子的那种。

  他仔细地思考了一会才猛然想起,生产日期指向的是剑与诅咒的美名还没有落实的时候,那时他们虽然不再相互厌恶,配合上却没还有那么纯熟。那天他们吵了一架,应该堪称他们和好以来吵得最严重的一次了,自己甚至折断了喻文州手边用来写分析的铅笔。中午吃饭的时候他破天荒没去找喻文州——当然现在被莫名魂穿的自己给改变了,黄少天倒是真没想到喻文州还是给自己打了饭,并且给若干年后的黄少天一板一眼地道了歉……回想起来,当时折断的那支铅笔倒是被黄少天好端端的收着。

  现在回想起来,那是他们共同走过的人生里,为数不多的遗憾之一。黄少天头一次发现自己除了是机会主义者还是个完美主义者,关于喻文州,他一个遗憾也不想留。

  刚认识的时候总是仗着手速优势嘲笑他,七赛季的时候没能从枪王的枪口下把他救下来,还有,表白的时候居然是他先表白……黄少天真的可以数出一串,如果要把平时生活里喻文州对他的包容和照顾——此时此刻黄少天宁可叫它迁就,也一一算上那就更多了。

  于是他兴致勃勃把所有的饮料一字排开开始检阅,果不其然这些饮料都是一样的,生产日期百花齐放,保质期又长短不一,但都可以入口。他又开始翻箱倒柜,确认了一下那支断铅笔真的不见了。顾不上思考这些奇怪的饮料是不是微草派来的奸细,要是它真能小范围的倒转时间完成他突然发病的愿望,那也是个好奸细。黄少天又打开一瓶饮料啜了一口。

  这次是七赛季的选手通道。

  黄少天实在是不大乐意回想这个他连话都不想说的时候,输了就是输了,什么话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他可还记得蓝雨被那些倒霉媒体整整黑一轮的盛况,黄少天愤愤地想。放在那时候来看,全场的战术排布和队员的发挥其实没有多大问题——虽然令人难以相信并承认,周泽楷的确强得过分,强到可以打破他们布下的战术诱导。

  但这也不是理由,什么都不会是他们失败的理由。

  “少天?”黄少天一个激灵,发现本来是带队的喻文州好像特意放慢脚步走到了自己身侧,“少天不用自责,这次的确是轮回发挥的更出色。要说检讨,我们可能要一半对一半。”黄少天努力甩甩脑袋抬起头来,喻文州还像平时那样笑着,却总显得有些艰难的意味:“待会记者会可有点难过了。”黄少天看看四周,队友们的情况并没有好到哪里去,都有些消沉。新入队的小治疗徐景熙甚至已经开始自顾自地往自己身上揽责任了,这可不好。

  他想了想,他此刻的遗憾,可能是没能尽可能的帮喻文州分担一些痛苦吧。

  喻文州想探出去揉揉黄少天头发的手愣在半空,因为黄少天居然反过来揉了一把他的头发,还挤出个笑嘻嘻的样子看着他:“我知道,我都知道的啦,又不是傻子,这些话复盘的时候再说吧。先参加记者会,我跟你说我现在摩拳擦掌想跟那些不懂荣耀的傻子记者大战个三百来回。”

  虽然记者会上还是被喻文州暗示了不要讲话,这并不妨碍黄少天在心底默念。

  蓝雨是宇宙第一战队。

  我们还有很多属于蓝雨的夏天。

  “你不是黄少天。”

  轻柔却坚定的少年音,结结实实把黄少天吓了一跳:“喂我说,你没看见我这张脸吗?我不就是黄少天啊!”回想着自己年少时的口气黄少天只想扇自己个大嘴巴子,天知道现在的自己多想把那个时候的小文州揉揉捏捏顺便吧唧一口。

  “他不会这样。”还在训练营当吊车尾的小文州以一副谁都骗不了我的眼神盯着即将参加世界大赛的大少天,“给人的感觉不一样,你要是告诉我你是多年以后功成名就特意穿越回来看看我的黄少天,那我没意见。”

  黄少天目瞪口呆。

  “呃,如果你高兴你可以这么认为啦……哈哈。”黄少天想咬下自己的舌头,“你最近的训练怎么样?”小喻文州难得的白了他一眼:“你不是应该知道吗?要是你真的来自若干年后,不如给我讲讲将来你带着蓝雨建立了什么雄图大业。”

  黄少天挠挠头,他考虑着要不要泄露一点未来的事情给这个心脏特质已经初露端倪的小孩子。那时和喻文州结下的梁子格外深重,以至谁也没有想过后来两人会冰释前嫌。不过正是因为有这么一段吵架又和好的经历,他们在一起后也很少吵架,也非常关注彼此的感受。偶尔有个小打小闹,用王杰希恨铁不成钢的话来讲,叫“明撕暗秀”。

  黄少天突然对到底要不要给小文州讲清楚自己的目的产生了质疑。

  “我应该不能告诉你未来的事情。”黄少天咽了口口水慎重地开口,“但是我想跟你说我没那么讨厌你啊,你很优秀的,相信自己。将来的蓝雨不只是我一个人支撑,还有一个战术大师为我们的夺冠保驾护航。”

  小喻文州眨眨眼,认可了这个说法。

  等黄少天兜兜转转把各个时间点的他们都再遇见了一遍,终于站到将要表白的喻文州面前的时候,他玩心大发,干脆来个先发制人:“队长啊,好久不见了,我是来自两年后的黄少天。”

  不料喻文州应对机敏甚至有一丝流氓,十分蹬鼻子上脸:“那少天想必十分清楚我的台词啊。我直接问了,你愿意做我的爱人吗?”

  黄少天被喻文州这一记直球打得头晕转向,完全忘记了自己因为不服气来弥补遗憾的目的:“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答应?”喻文州歪着头想了想,换了个期待的小眼神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给他这一眼看的心里直冒泡泡,话还没说完人就先扑了上去:“喻文州!我告诉你我最喜欢你了!不管是训练营时候的,刚刚出道的,拿了冠军的,明明自己也很伤心还来安慰我的,还是索克萨尔,我都喜欢!”

  这么一来,“喜欢”的确是他黄少天先说出来的,也算是歪打正着。对着一排参差不齐的饮料嘿嘿傻笑的黄少天觉得自己真是牛逼坏了,叉会腰。

  “喂,文州?你说去比赛之前我们蓝雨先凑在一起吃顿晚饭?就当饯行?好啊好啊刚好上次忘了是谁
谁给我推荐了一家新店我正想去试试呢!”

评论
热度 ( 8 )

© 藉舟既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