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舟既白

温既白,可以称呼既白。
头像是依杨画的无需记忆pa树状细胞。
已开学,长期失联中,偶尔诈尸。
更多详细内容可见置顶,一切转载搬运行为须征求本人同意授权,并注明原作。
一切侵权行为追责到底,以正视听。
总之,很开心遇见你。

【KT树】既白的扭蛋机(2.5)

「瓶颈期写着玩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就是扭蛋机的真相吗!

有一些针对我以前KT树的小彩蛋,欢迎对号入座。」


杀T醒来的时候,他正四仰八叉地躺在一个球里。

此言非虚,因为身为杀手的本能让他在苏醒的一刹那就猛地弹了起来,额头磕上了头顶的壳体又狠狠弹回去,随后,可能是平衡被打破,这个装着他的球——姑且这么叫吧,骨碌碌地从最上面掉进了那一堆球当中。

杀T想要尝试着往回滚,因为突然觉得自己这样很像笼子里拼命跑滚轮的仓鼠一样而放弃了,转而开始观察四周。

差不多大的球堆成一座小山,杀T透过自己淡绿色的壳子隐约能辨认出它们都有着不一样的颜色,还有……杀T愣住了,目前离他最近的那只也许是灰色的球里,坐着一个树状。

之所以称呼那个黑发青年“一个树状”,而不是“树状”或者干脆是“他的树状”,是因为这个树状安静地抱膝坐着,身边放着两杯奶茶,裹了一件银灰色的长衣服,领子还毛蓬蓬的……“你好啊。”似乎是注意到了杀T的目光,那边的树状友好地开口了。

“树……树状,你为什么要穿那身奇怪的衣服啊?”

“奇怪?”树状有些讶异地抬了抬眼,“这身羽绒服吗?因为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正在下雪呀?说到这个,杀T先生,你帽子上的KILL很别致呢。”

完了,代沟啊这是。杀T这么想着。

杀T再一次把目光投向那些球,才发现除了刚才银灰色拿奶茶的树状,还有穿着长袍手拿十字架的,拄着一把伞披着军装外套的,捧着鲜红的花束的,拿着便当盒的,带着金丝边眼镜的……树状。杀T很出息地忽略了各式各样但看起来似乎都一样傻气的自己。

好像有什么人走近了,隐约能辨认出是几个女孩,为首的那个还抱着一只紫色的番茄,杀T暗暗腹诽。女孩们似乎按下了什么开关,机器——据杀T猜测是这样——开始运转了,方才的树状甚至还在被晃走之前向他挥了挥手权当做是再见。

无数的球互相碰撞而蹦跳着,旋转着,在有限的空间里四处翻滚,无数的他和无数的树状与他擦肩而过又很快分开,像是无数平行世界线的交错。杀T居然有一点庆幸,这台机器里似乎只有他们两个,无论如何,无论怎样,无论哪个世界,他们都是他们。

于是,在无数五彩斑斓的外壳里,杀T终于找到了——或者说终于遇到了那个和他一样有着淡绿色外壳的树状。这是没错的,树状依旧穿着那身平常的绿色制服,但是没有带手套,骨节分明的手指纤细而好看,衣角被不久之前战斗的鲜血染红了。

他冲这边投来一个笑容,他们一道,带着他们淡绿色的故事,从千千万万个名为他们的故事中掠过,向这个世界的出口落去。

评论 ( 6 )
热度 ( 8 )
  1. 幽子冥藉舟既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kt树甜品站

© 藉舟既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