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舟既白

温既白,可以称呼既白。
头像是依杨画的无需记忆pa树状细胞。
已开学,长期失联中,偶尔诈尸。
更多详细内容可见置顶,一切转载搬运行为须征求本人同意授权,并注明原作。
一切侵权行为追责到底,以正视听。
总之,很开心遇见你。

【KT树】黑暗房间里唯一开着的电视

「【封笔倒计时 6】

是光三十题之第二十题!

更新是不可能更新的,这辈子都不会更新的,只能拿群里没搞成的中秋联文混更这样。

《都市青年》背景,我流刑侦pa,树状职业解禁。

我允许之前莫要搞这个pa的同人,爱您(并不会有人搞的)」



杀T一边有些局促地开门,一边回过身来企图以搭话来缓解内心的尴尬:“哎,你觉得我们今天抓到的那个……唔!”树状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另一只手手背抵在唇边,发出轻轻的一声“啾”,像极了一个啄吻的声音。


“不要乱说话。”


杀T读出他的唇语,对方正用略带警告的眼神扫向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请我来你家,还谈什么工作的事情……?”树状细胞把小臂轻轻搭在比自己高了整整一个头的青年肩上,声音柔和带笑,一双眼睛里却满是严肃的冷意。杀T满身鸡皮疙瘩都被他盯起来了,头皮发麻地回答道:“那你,你想谈什么……我,我舍命陪君子还不行吗?”


“那就来谈一谈……警局作风问题?”


钥匙还插在杀T单身公寓的那扇可怜的的门上,两人仿佛第一次合作的蹩脚舞伴一样磕磕绊绊地一路蹭进客厅。路过玄关,树状没有伸手开灯,杀T则糊里糊涂地由他去了,只是低下头,清透的眼睛里隐隐约约能看出自己高大的影子。


树状轻轻一敲他乱糟糟的脑袋,手指骨节在杀T眼前一晃:“躺着吧,用不着你。”


杀T僵硬地在沙发上躺成一座雕塑,树状相当有分寸感地一寸寸覆上来。温热的躯体相贴,可是双方都没有因此而放松的意思。树状轻轻蹭了蹭他的鼻尖,感觉右手摸到了电视遥控器,他看也不看地按了开关调了个最吵的台,随后猛地拉回身子跨坐在杀T身上,随手把遥控器丢到了一边。


树状在他面前摸出自己的手机,主动关机给他看,示意他也这么做,随后窸窸窣窣地去摸随身的公文包——包里装着一个窃听电子信号探测器。


杀T紧绷的身体姿态没有任何放松,神色倒是缓和了下来,在疯狂的电子舞曲里主动开口:“没想到树状先生好这一口,很特别啊。”树状拿起滴滴轻响着的探测器朗声笑了:“哈哈哈彼此彼此,杀T先生会先行邀请我也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杀T从沙发上半抬起身,故意将外套以最缓慢的姿势脱下,衣料互相摩擦,发出细微却又不容忽视的声音,在沙发边滚成晦暗的一堆:“这么一看树状先生真是经验丰富。”树状将周身一圈都查了一遍,直起身来拉过杀T方才背回家的大号登山包,回过头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眼瞳里倒映着电视机里唯一的五光十色:“那继续吗?说起这方面我倒是不敢称专家,一切还随你的意了——刚才说用不着你,可杀T先生是不是更喜欢主动?这可就多有冒犯啦。”


“还是你来吧,让我看看你。”杀T点点头,虽然已经明白树状是要借这个机会排查两人身上可能存在的窃听设备,但是两人的对话还是让他只感觉迷幻,别的什么都没有。


“啊。”树状短促地轻喘了一声,尾音扯出个玩味的弧度,“唔……你,你的……”杀T会意,干脆从沙发上起身,从后面搂住他,一起盯着那个不停闪烁的小仪器在登山包里模模糊糊地晃来晃去:“我的什么?”


室内一片暧昧而清醒的黑暗,只有一台醉生梦死的电视提供光源,两人的身影交叠在一起,故意把呼吸放粗重,表面上的极端放纵与表面下的冷静仓皇混合在一起,极大地催生了肾上腺素的分泌。


近距离接触才发现,树状虽然为了表演效果颤抖着气息,拿着仪器在包里四处翻找的手在一片黑暗中却稳得可怕,与在解剖台上不逞多让:“这里……”


杀T猛地伸出手。


掌心里的红灯在一片漆黑和纷繁缭乱的冷光中不祥地闪烁着,树状手中的探测器已经放下,却仍然固执地发出细密的蜂鸣声。


果不其然。

评论
热度 ( 12 )
  1. 幽子冥藉舟既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kt树甜品站
    站站明天要补课啦_(:з」∠)_补课前转下既白脑丝的文_(:з」∠)_

© 藉舟既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