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舟既白

温既白,可以称呼既白。
头像来自可爱依杨的可爱生贺。
已开学,长期失联中,偶尔诈尸。
更多详细内容可见置顶,一切转载搬运行为须征求本人同意授权,并注明原作。
一切侵权行为追责到底,以正视听。
总之,很开心遇见你。

【KT树】认为这就是幸福就可以了吗?

「被家长喊出门吃饭,呆滞,拿剩余电量摸个鱼。
依旧不知道文与题有什么关系,灵感应该是来自可爱依杨,冒险@他媽頭🍅 」

  会客厅朝南边的窗台上晾着不知道是谁在自己睡着时披在肩上的黑色外套。
  和随身携带的相机一起放在门口的是温暖的便当盒。
  工作台左侧的书架上第三层左边数起第四本书,是伸手就能够到的,杀伤性T细胞们的相册。
  这些是具体可感的东西。
  树状细胞抹了把脸,仿佛这样就能把这几天来那股莫名其妙的焦虑抹掉似的。方才洗脸时残留的水珠顺着黑发滴下来,在桌面上晕开深色的水渍。他想了想,用食指轻轻按下去,感受指尖传来的些微湿意。
  这也是具体可感的东西。
  天气很好,杀伤性T细胞们的号子从不远处飘过来,阳光轻柔地与他的食指尖交握。
  当杀伤性T细胞犹豫了好几天终于鼓起勇气把他堵在巷子里,结果出乎意料地只问了他一个问题的时候,树状细胞愣住了。
  杀伤性T细胞挠着自己的一头金发结结巴巴地问,我可以做你的……朋友吗?
  树状细胞给了他一个友好的微笑,反问道难道说你觉得我不是你的朋友吗?
  “不,不是,你是我的朋友……不对,不是……我……我想做你的男朋友!”
  树状细胞眨了眨眼,从杀伤性T细胞的怀里满溢而出的感情被称为爱。
  这不是具体可感的东西啊。
  树状细胞叹了一口气,起身走出自己的房间,拎起地上的便当盒,把黑色外套挎在臂弯,出门去杀伤性T细胞训练的淋巴。
  “嗨——中午好啊队嫂!”训练场边做体能训练的杀伤性T细胞一边做引体向上一边朝树状细胞扭过头,有些脸熟,应该是他队里的细胞,“队长一会就会出来的!”
  树状细胞坐在训练场边,太阳温暖而不灼热,手边的便当也温暖而不烫手。
  一个细胞的一生总会遇见许多意外的,它们可能不具体,不现实,却足够确切,足够让一个人从大清早就起来——虽然他本来也习惯于早起——忙碌小半个上午,也可以让身边的朋友们偶尔用揶揄的语气开开玩笑。
  认为这就是幸福就可以了吗?
  黑发的青年把帽沿拉低了一点来掩饰有些发红的双颊,指尖拂过光滑的便当盒,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浅浅地笑了。
  我不知道哦?

评论 ( 4 )
热度 ( 42 )
  1. 幽子冥藉舟既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kt树甜品站

© 藉舟既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