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舟既白

温既白,可以称呼既白。
头像是依杨画的无需记忆pa树状细胞。
已开学,长期失联中,偶尔诈尸。
更多详细内容可见置顶,一切转载搬运行为须征求本人同意授权,并注明原作。
一切侵权行为追责到底,以正视听。
总之,很开心遇见你。

【KT树】暗光

「群里直播摸的段子,扩写了今天不久之前的练笔,没认真搞,没考证,纯粹为了爽一下。

我很不熟悉西方设定,所以其实是瞎写的。」


  “阿啦,你要见这里的牧师先生?”茶栗色头发的修女披着黑色头巾,似乎并不引人注目的地方漏出甜美俏丽的蕾丝花边,“可以的呦,我的孩子,他在礼拜堂。”

  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只好顺从地点了个头,身材高大的金发男子在这里只能显得无所适从——他还能做些什么呢?纵使他能披上铁制的铠甲,在与别国的战斗中一往无前——面对这群以神明为自身盔甲的人,即使手无寸铁,也比他要凭空强大许多。

  没有人能抵抗权杖,更确切地说,是那根权杖背后的权力。

  男人路过尖顶钟楼,路过水池边的天使塑像,总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丝丝缕缕的细语围绕着他,在空气里逸散,编织成一张暗色的网铺天盖地向他压来。教堂里的一切使他感到憋闷。

  喑哑、但是从几百年前就在响着,一直响到现在还将继续响下去的管风琴一切照旧,少年时分就曾痴痴看过的木门缓缓打开,他在门口已经被摩擦得光滑的石头上轻轻地磕了一下鞋尖。烛火陈腐的味道飘散而出,他用力眨了眨眼来习惯室内的黑暗,片刻间,一个安静而神圣的殿堂为他打开了。

  而牧师大人他站在世人牵强附会的世界中心,七色旋转的琉璃彩灯熊熊燃烧,给他素来白皙的脸颊镶了一层玩味的边。他身后依旧是管风琴的奏鸣与唱诗班荷叶裙边一样重叠的调子,教会似乎什么都没变过。十字架前长明烛光摇摇晃晃,耶稣的脸便好像忽近忽远一样。

  他发间有一根小小的树枝,还很新鲜,似乎是方才学着大人向他忏悔的孩童手里紧攥的,他温柔地蹲下身子,任由那个金发蜷曲的孩子为他戴上。

  他一言不发地侧过半个身子,那些溅满了祭台的或是烛泪或是血迹,被他用圆润的指肚轻轻抹过,怀里稍稍有些松脆发黄的书卷在烛光下变得温暖。

  男人沉默不语。他微微颔首,隔着大半个礼拜堂向他行礼。

  而他就这样从礼拜堂另一边,隔着千百年来的谎言和真相,在善恶交界处,在最接近神祗的地方,向他投来目光。

评论 ( 12 )
热度 ( 33 )
  1. 幽子冥藉舟既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kt树甜品站

© 藉舟既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