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舟既白

温既白,可以称呼既白。
头像是依杨画的无需记忆pa树状细胞。
已开学,长期失联中,偶尔诈尸。
更多详细内容可见置顶,一切转载搬运行为须征求本人同意授权,并注明原作。
一切侵权行为追责到底,以正视听。
总之,很开心遇见你。

【KT树】都市青年

「写给火火。原话:“奶茶味的,那种,甜甜的但是不太腻,很适当的味道又有点苦苦滴”,和冬天的反季节KT树。 
写作时的BGM是Akatin的《帝国少女》,文名也捏他了一下。非原著向,是为我的一个挺大的正剧向脑洞服务的,所以很多地方很模糊的就当我在攒脑洞吧。」 
 
  粘稠的红褐色云层在雨后蛛网一般闪闪发光的高楼间终于开始因为承受不住而滴落的时候,半个不甚明了的月亮在云层后呜咽了一声,最终暗了下去。 
 
  浸泡在卷宗和速溶咖啡里度过的一天令人晕头转向,似乎非大吐一场不能解决,但他又实在庆幸今天没有新的案子——出于一个人应有的、正常的良知。 
 
  陈腐的罪恶,他这一整天看得够多了,多得产生了几分令人惊慌的厌倦。 
 
  KT烦闷地推开玻璃门,冷冽的空气和不远处窸窸窣窣的车声一下将警局快要散架的暖气所兢兢业业发出的噪音盖了过去。 
 
  还有,那双安静的棕褐色眼睛。树状裹着件长款羽绒服,已经等他很久了。 
 
  KT默默将头偏过了一个小小的角度,那样他不会直直地看进那双眼睛——树状的眼睛非常清澈,让人想起打着旋的落叶下柔软的水流,此刻莫名地竟让他生出一种看不透的悚然。 
 
  KT快步走上去:“你……你怎么到的这么早……都跟你说了局里忙起来加班不要命,你这个小身板怎么穿这么少?还有手这么冷……” 
 
  “诶?没想到KT先生这么关心我啊?我还好啦。”树状细胞很意外地感到手上传来的暖烘烘的热度,便恶作剧一样地用了点力抓住,满意地收到了在意料之中的,想要抽回手却最终停下了的一个颤动。 
 
  KT一脑门的昏沉都随着冷汗蒸发出去了,手心因为攥了冰凉的指尖而渐渐冷下来,只留下洇湿而冰冷的触感。他咽了口口水,开口:“要不要去喝奶茶?……我、我看局子里那帮小姑娘老喜欢……” 
 
  几分钟后KT想把自己的舌头咽下去,并且认为喝奶茶,且不是点外卖而是去店里买是他并不漫长但或许已经足够壮阔的人生里足以排进前五的尴尬行为。他们现在站在奶茶店暖色调的灯光下面,周围簇拥着花朵一般的小姑娘,他不用刻意凑近就能闻到属于少女的甜香。 
 
  树状也站在她们中间,比女孩子们略略要高出一些——KT不确定自己是否描述得出这种感觉,树状站在密密匝匝香粉味儿的人群中,这倒是不假,可是仿佛只有他身侧是万里长风入松林,一切都变成了悠游拿起再轻轻放下。 
 
  KT杵在队伍里,但和价目表大眼瞪小眼了三秒过后选择什么都不点,在身后女孩子压抑着惊讶的“诶?”声中黑着一张脸退出了人群。 
 
  树状施施然拎了两杯奶茶,站在马路牙子边等他,天色阴下来了,仿佛是要下雪的样子。过路的车灯冰凉冰凉,在极短的时间内给他们来了个过度曝光,灯光下,那身影迅速地模糊而遥远起来。 
 
  “啊呀……那孩子曾经,也是我的同行呀?” 
 
  “唔!嘘……好孩子要替淑女保守秘密呀!” 
 
  KT皱着眉朝他走过去,长身玉立的背影在绚烂的街景下开始模糊,而脸颊毫无征兆地突然一暖,是树状笑着拎起右手上的奶茶贴在了他的左边脸上:“你发什么呆呀?” 
 
  KT扯了扯嘴角:“没什么。” 
 
  树状极其认真地看着他,他今天没戴那顶帽子,黑发蓬松而柔软,脸颊冻得微微有些发红。这个城市今年的第一片雪花从他的眼睛里落下。

评论 ( 8 )
热度 ( 25 )

© 藉舟既白 | Powered by LOFTER